我还是没看清弟弟

2018-09-09 15:59

“我和弟弟来深圳20多天了,在不同的岗位执行安保任务,一直没见上一面,直到一起参加大运会开幕式预演……在现场澎湃的人潮中,所有人都穿着相同的衣服,我只能站在看台上漫无目的地搜寻着,希望可以看到那个熟悉的面孔。当我拿起电话联系弟弟时,现场吵杂的声音把我们的对话全盖住了。弟弟发短信说他会挥动帽子和我作为联系方式。在一番认真搜寻之后,终于在很远的一个方阵中看到有人挥动帽子。人潮汹涌,我还是没看清弟弟,只能让视线随着那挥动的帽子移动着……”饶咏嘉在日记里认真写道。

“但在开幕式时,我听到了一句广播,‘向安保学警致敬’,顿时感觉流再多的汗也值得了!”一位学警自豪地说。

第一天,有5个同学中暑了;第二天,中暑人数变成了1个;第七天,全体学警都上岗了,都可以站到2个小时。

而弟弟饶露明接受采访时说:“我们姐弟俩齐上阵,共同服务大运,这是我们家庭的荣誉!”

中国刑事警察学院2010级本科生李政庭说:“一瓶500毫升的矿泉水,一小时内,不用去洗手间,直接都变成汗水流出来。我们坚守岗位时,不能一直涂抹防晒霜,所以一大半的同学脸上、身上都晒破皮了,班里不少漂亮‘警花’也变成了大花脸。”

顶着室外35摄氏度的高温,站在5米高、距离沙滩60米的看台上,迎着扑面而来夹杂着咸味的热浪,200多名安保学警军姿伫立,一站就是2个小时,任皮肤晒黑、脱皮、灼伤,任口干舌燥、汗流浃背。